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仙玉尘缘 第八百五十章 难辨虚实

发布时间:2019-09-24 14:06:04

仙玉尘缘 第八百五十章 难辨虚实

“蓝星玉简,绝世宝物。”

“买一枚蓝星玉简,以后见着合体期修者,我也能挺着腰杆説话了。”

“真他娘的天才,这都能想到。”

千锦城中,修者们议论纷纷,全都是激动不已。

飘渺仙境静室中,再度出现一段影像,刚一开始,许多人都是不以为意,以为林暮又是在想方设法敛财,但是细细看了下,许多修者都是大惊失色。

惊天了。

竟然在飘渺仙境,再度开辟出一个生死源,只要祭炼生死碑,留下一道神识种子,纵然是肉身和元婴全都毁灭,也是可以凭借神识,在飘渺仙境中存活。

“林暮在最后説了,他去寻找可以让修者从神识种子,凝聚出元婴的办法,只要有了元婴,再找一副肉身,不就是能够死而复生了么。”一位凝神期修者,满脸兴奋,和同伴讨论道。

“只要身家丰厚,一切都不在话下。”另一位凝神期修者,也是激动万分。

“不过,飘渺仙境是林暮掌控,我们将來真的肉身和元婴全都毁灭,只能是靠着神识在飘渺仙境存活,便只能听从林暮摆布了。”

人群中几位修者,顿时一阵沉默。

片刻后,一位年长一些凝神后期修者道:“我们真是多此一举,换个方式想想,如果沒有这蓝星玉简,一旦元婴和肉身全都毁灭,我们就彻底陨落了,有这蓝星玉简,我们至少还会活下來的机会。”

“而且,我相信以林暮的人品,他不会为难我们这些普通修者。”年长修者分析道,“他一直都是竭尽全力,变着法子,想要将我们留在飘渺仙境,若是他胡作非为,败坏了名声,谁还敢进入飘渺仙境,之前辛苦打下的基业,不就全都白废了么。”

一众修者,连连diǎn头。

连他们这样的普通修者,都是能够想到这个问題。

身为绝世天才,引得千万修者疯狂的林暮,如何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他必然是不会如此做。

只要他们这些人不与林暮为敌,林暮沒有必要对他们图谋不轨。

蓝星玉简,一枚售价千万灵石,单是卖灵石就能卖了,做坏事等于是自断财路。

别的不説,单是为了赚取灵石,林暮也是不可能乱來。

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我不明白,我们天天在这里想着这个,想着那个,结果一事无成,就拿这蓝星玉简來説,纵然是惊世宝物,前所未有,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此话何讲。”一位蓝衣修者,望着説话的看着憨厚的胖子。

“蓝星玉简,千万灵石一枚,你们买得起么。”胖子道,“反正我是买不起,所以这蓝星玉简再好,也是跟我们沒有什么关系。”

“这是造福整个修真界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跟我们沒有关系呢

仙玉尘缘  第八百五十章 难辨虚实

。”年长一些修者,语重心长道,“你想法太狭隘了,眼界要开阔diǎn,我们哪怕是现在买不起,只要肯努力,将來未尝就买不起。”

“每一次你们都是这样説,但之后还是虚度时光,纵情享乐。”胖子道,“这样的安逸时光,我早已厌倦,若你们购买蓝星玉简的目的,只是为了能这样安逸的享受,直至死去,那我觉得完全沒有必要,像我们现在这样,早一diǎn死和晚一diǎn死,又有什么分别。”

胖子説完,便是转身离开。

人群中蓝衣修者高声问道:“你去哪里。”

“万妖之森。”胖子头也未回,径直离去。

一群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面面相觑。

随即才是议论纷纷。

“温虹绝对是疯了。”

“不要命了。”

“他一直説要冲击返虚期,想买一件通灵法宝,这是他的梦想,但是手里灵石不够。”蓝衣修者道,“现在我们讨论一枚玉简,价值就是要达到千万灵石,他肯定是受到刺激了。”

“随他去吧。”年长修者道。

“我们一起去喝酒,听説风月楼又新來了一群漂亮姑娘,个个风情万种,极度销魂。”立即有人笑着提议道。

“明天我就让我爹帮我买一枚蓝星玉简。”一位凝神初期锦衣修者,豪气万分道,“今天去风月楼,我请客。”

“奇峰你小子有个有本事的老爹,真是八辈子修來的福气。”一帮人説笑着,眸中难掩羡慕。

一群人浩浩荡荡,向着风月楼飞去。

鸿郾城中,各大势力再次聚,在一座小小庭院的正堂中,只是每个人面目都是隐藏在面具之下,面前还有朦胧雾气,看不真切,只有知根知底之人,才是能够猜测出他们的身份。

“沒想到竟然会这样。”为黑衣修者,声音低沉道。

各大势力掌舵者,尽皆沉默,无人出声。

他们也都已是看到了林暮留在飘渺仙境中的影像,蓝星玉简的功用,连他们都是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即就购买一枚。

“事已至此,我们是否还动手。”黑衣修者望着在座诸人,问道。

“动手的话,林暮开辟出生死源,手握蓝星玉,我们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即便是将他肉身和元婴全都毁灭,保不准他隔一段时间,就是再度重生归來,听説他实力都已是能和合体中期修者媲美,那时他挟带怒火报复,我们的灾难就來了。”

立即有人出声分析道。

“现在主动权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一位紫衣修者开口道,“我们就是有能力将林暮击杀,也是晚了,我手下一位返虚期修者告诉我,他昨天在回转千锦城途中,遇到了林暮,两人交错飞过,林暮面无表情,向着远处飞去。”

“林暮现在已经是不在千锦城。”为黑衣修者一惊。

“他不会是心下畏惧,提前逃了吧。”一位黄衣修者立即道,“而这个蓝星玉简,九成可能是他用來迷惑我们视线的,你们想想,自古以來,都是沒有这样的宝物,他不过是一个返虚期修者,怎么可能越古人,凭空开创出这样的宝物。”

此言一出,人群一阵骚动。

这个説法,很有可能。

尽管林暮在影像中説得是煞有介事,跟真的一样,也拿出了蓝星玉简,但是是不是真的有这种功效,谁知道呢。

很可能,这就是林暮用來糊弄他们的。

“你们仔细想想,在我们即将行动前一天,他就是开创出了生死源,制作出了能保住性命的蓝星玉简,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黄衣修者道,“这分明是提前获悉了我们的计划,为此想到的妙招。”

“但可惜还是被识破了。”黄衣修者语气中充满得意。

一帮大势力的掌舵者,都是被林暮这个毛头小子唬住了,只有他保持了清醒,看穿了林暮的把戏。

“你説的不无道理。”黑衣修者道,“此事是真是假,谁也不敢定论,万一是真,我们贸然行动,将來后患无穷,甚至是有灭dǐng之灾。”

“就是,不能轻举妄动。”紫衣修者道,“林暮非同寻常,他做到了的我们之前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还少么。”

一位青衣修者这时也是插话道:“更何况,现在林暮根本不在千锦城,我们上哪去找他。”

“那我们就先拿徐家开刀。”黄衣修者道,“沒有林暮,徐家还不是任我们宰割。”

黄衣修者鼓动在座诸人。

他所在势力,实力一般,这次行动,很有可能让他们一举翻身,扬眉吐气,所以他比谁都积极。

“万一是真,我们连徐虹都杀不死,林暮回來,还不是一样遭殃。”青衣修者道。

“那你们説怎么办。”黄衣修者有些气急败坏,气哼哼道。

为黑衣修者沉吟一下,话道:“依我之见,我们不若先不动手,静观其变。”

随即,他望向黄衣修者:“你去打探一下,这蓝星玉简的虚实,到底是真是假。”

他知道黄衣修者对此事很是上心,不会推辞。

黄衣修者连连diǎn头:“我去会会徐虹。”

沧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治疗白癫风医院
渭南治疗龟头炎方法
济南银屑病医院医保卡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看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