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媒体央行公告为国内长达半年的ICO投资潮

发布时间:2019-06-09 14:12:23
宝宝咳嗽呕吐
宝宝咳嗽呕吐
宝宝咳嗽呕吐是什么原因怎么办

9月4日,央行等7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为国内长达半年的ICO投资热潮画上句号。

所谓ICO,就是“首次发行代币”,和人们所熟知的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有些许相似。但不同的是,IPO行为中企业发行的是股票,ICO方则发行的是虚拟电子代币,也就是加密的数字货币。

新政之下,ICO市场退币如潮。本期南方特稿,回顾了ICO在国内发展和被叫停的经过,由专家和投资者揭示这一现象产生和完结的全过程。

●南方徐勉

一次典型的失联

8月中旬,惠州小伙阿亮通过友介绍,认识了一家名为“TEC科技链”的新型科技公司。此前,阿亮对于区块链、虚拟币等并无过多认知,但在朋友口中,投资这家公司,将会在短期内赢来超过20倍的收益。这让他决定投下自己几年来的积蓄,第一笔投资就花费7600元购买了22枚莱特币,并将22枚莱特币打入该软件的“钱包”来兑换科技链币。

吸引阿亮加入ICO这场赌局的,是一份122页的项目白皮书。在白皮书首页,融资方挂出了科技界的名人名言,并声称公司将在未来不久成功上市,成为科创界的下一个苹果。“知道有泡沫,但你不喝掉上面的泡沫,怎么喝到下面美味的啤酒呢?”他这样想。到了9月,他已经在一场虚拟币众筹中投资了6万元,并还要继续增加投资。

一切似乎将如期进行,阿亮幻想着:几个月后,自己将拿到几十万的收益。然而,这场幻想在9月4日中午戛然而止。

9月4日,央行等7部门联合发布一则公告,指出ICO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各类大笔融资活动需要立即调整。

央行通告发出后,投资群内一片寂静。起初,有人质疑这则通告的真实性,直到有投资者表示,其他平台也收到通告,有平台陆续进行ICO代币退币,群内的投资者才纷纷向群管理员提出退币的请求。

中午12时,群管理人员称团队目前仍在美国,要大家等团队进一步通知。一个小时后,这名管理员迅速摘掉了原先的头像和群名片,将自己藏身进众多投资者之中。不论私信还是群聊,他一概不再回应。

直到此时,投资者才发现已经晚了。这个号称来自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的团队,在融资一个月的过程中从未露面。他们在企业的官上所留下的联系方式也仅仅是几个客服的和号码。同时,投资者再次登录科技链的官时页面已经无法正常显示。不少投资人开始“恍然大悟”并公开在投资群内质疑——“既然是价值上亿的项目,为什么不在ICO365、币众筹上做,要去17ICO这种小站做?”9月4日晚,质疑的声音在投资群内不断发出,但始终无人回应。

原计划众筹发行一亿枚科技链代币,40%用于众筹,其中第一期是1莱特币兑换1320科技链,第二期和第三期是1莱特币兑换1000科技链。在9月4日,众筹完成第二期时,按照1莱特币约400多元人民币的价值计算,科技链项目实际上融资金额已达数千万。

喧闹过后,阿亮等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人,选择纷纷向当地公安部门报警。几天内,随着报警的消息传入投资群,几个拥有数百人的科技链投资群被纷纷解散。

近日,多次尝试联系此前的群主均未果。群内的投资人告诉,操作这个项目的团队实际上不是来自国外,而是一家名为福建岩×投资有限公司的国内团队。

有投资代理告诉,在融资早期,该团队的负责人曾声称要融资一亿科技链币,而团队负责人曾发布小视频声称自己个人持有超过三千万科技链币。

有代理发现团队失联后,曾根据工商地址前往福建寻找该投资公司,却最终一无所获。

传销骗局混入

央行公告发布以来,已有多家ICO项目发行人、交易平台发布公告称,将依据规定退币。然而,也有类似于TEC科技链的ICO项目,在公告发出后立刻失联。

就在新政策发布之后仅一天,9月5日,央视财经发布了“代币站莱特中国疑圈钱跑路,投资者资金不翼而飞”的调查报道。

调查中,有投资者称他们投资的虚拟货币站突然间消失了。这家站名叫莱特中国,资料显示,他们发行了一种新的虚拟币,消失前仍在集资阶段。

今年4月份,广东警方中山市公安局在打击突出刑事犯罪“飓风2017”专项行动中,破获一起利用虚拟货币进行络传销的特大案件,传销团伙会员覆盖全国各地,涉案的5个账号被冻结金额3亿多元。中山警方通过媒体公布了调查经过:民警在侦查中发现,吴某容和张某以中山市石岐区东盛街某贸易有限公司为据点,通过、等渠道推销所谓的络虚拟货币“维卡币”,并通过拉人头的形式大量发展下线会员,进行络传销。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维卡币”络非法传销团伙是由境外人员组织,吴某容和张某等人负责国内相关“业务”。该团伙在境外找人架设虚假的“维卡币”站。通过大肆鼓吹“维卡币”项目的投资收益,诱惑受害人投入巨额资金到虚假的“维卡币”站。投资人如果想要快速回本或获取更多收益,就只能发展下线“推广”,发展下线既可获相应奖励,也能将手上的维卡币直接通过内部站转卖给下线,而此后这个下线再拉人,还可以继续拿到提成,这实际上已经涉嫌传销。

传销界的“山寨币”混入ICO市场当中,传销人把山寨项目包装成ICO项目,从而以发售代币的模式进行诈骗,让这个市场越加浑浊。一名虚拟币投资人告诉,这种传销币发行是ICO领域遭遇“大妈”投资者入场的原因。

这种项目融资时并不以宣扬企业的未来发展状况为首要目标,相反,在向投资人所展示的内容中,通常会突出介绍该虚拟币的升值潜力和短期回报效率。

“类似于此前的3M等,都是这种操作的惯用手法。”该投资人介绍,对于区块链技术并不熟悉的国内投资者,会被这种收益率所吸引入市。然而,“大妈”投资者通常对于比特币交易等虚拟币一知半解,因此,最终会选择更直接的投资方式——把钱直接给投资方或代理方,这实际上早已越过了我国现行法律以及ICO的界限。

疯狂7月到黑色9月

在2016年底,ICO的风刮进了国内。在今年上半年以前,ICO仍然只不过是一个小众的玩法,但是,短短几个月内,ICO在国内却遭遇井喷式增长,然后在央行新政策出台后急转直下。工信部调查数据显示,今年以前,我国ICO项目一共只有5个。今年以来,ICO迅速发展,1至4月为8个,5月为9个,6月达27个。

国家互联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7月18日,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43家,这些平台累计投资26亿元。

ICO突然火爆的原因是什么?

一位资深区块链项目投资人告诉,自今年6月份以来,随着创投圈风声突变,新项目越来越难拿到投资,随后不少融资方开始将矛头转向ICO。

传统的IPO需要相关部门层层审核,而ICO项目上线的效率加快了无数倍。一个创业者开发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项目后,只需要到ICO平台上提交项目“白皮书”。通过审核后,即可以发行经过加密的代币,而购买代币的则是比特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发行者回收数字货币后,即可以通过比特币中国等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将数字货币兑换为人民币等,以此来完成融资。而投资者获得代币后,相当于获得了该创业项目的股权,而该代币则可在市场上进行交易。

本打算通过ICO来对自己项目进行融资的广州创业者陈华告诉,自6月份起,大投资人的钱袋子越来越紧张,与此同时,比特币价值一路疯涨,不少项目将融资的方向开始转向了ICO。

无需审核,仅凭一本白皮书,即可发行代币。超低的发行门槛,让需要融资的创业者眼红起来。如此做法,也让一些原本和区块链技术并无瓜葛的项目,进入了ICO市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代币出现在投资者的视野当中。包装项目白皮书,寻找合作券商发行代币,成为这些项目所常用的手段。

陈华透露,有些项目通过联合交易所的方式,在上线之后,通过炒高代币价格,套取比特币的方式,来实现对小额投资者的“割韭菜”。

在国内此前已上线的60余家ICO平台中,不少ICO平台其本身又承担着成交商、代币交易市场等多种功能,更让这种项目的如此操作,变得更简单直接起来。

越来越多的乱象充斥ICO市场。8月30日,中国互联金融协会发出《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称近期各类以ICO名义进行筹资的项目在国内迅速增长,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风险隐患,还提醒投资者“应冷静判别,谨慎对待,自行承担投资风险”。

9月4日,随着央行通告以来,各家ICO平台纷纷暂停,不少个体投资者选择退币收场。

“没有价值的项目,应该被清除出去,把市场还给好的项目。”在上海投资人沉香看来,实际上央行这次的举动,是为了清除市场上的劣币。

近年来,央行多次发布关于区块链技术的讨论和动作。在ICO界,多家平台也曾经通过媒体,表达出希望尽早出台规范行业的监督措施。

直击

比特币暴跌

“又少了一个坑友。”9月15日下午,在深圳从事多年数字货币“挖矿”的小“矿主”小天感慨道,群内又有一名“矿工”卖掉了自己的设备,弃坑而出。

在ICO被叫停之后,紧接着比特币市场在9月出现连续动荡。在2009年第一枚比特币诞生后,国内外玩家、炒家便纷纷介入,比特币交易价格一路上行,最高时达3万多元/枚。而截至9月16日中午12时,比特币中国内的比特币均价维持在22000元左右。

面对这一突然来临的动荡,国内“挖矿人”有些不知所措。

9月15日,某“挖矿群”内一片哀嚎,在央行通告发布的头几日,这些“矿工”起初并不为所动,然而,随着比特中国等国内几家大型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接连发出将停止比特币兑换的业务公告后,依靠“挖矿”升值赚钱的“矿主”们坐不住了。

真正让“矿主”们所急于出走的,正是停止兑币。如果要去境外交易,需要冗杂的手续,对于小的“矿工”来说,根本没法承担。一位“矿工”告诉,照这样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矿主”选择离开。随着多日来比特币的连续走低,不少“挖矿”多年的“矿主”已经打算卖掉设备,停止“挖矿”这门买卖。

■链接

央行相关政策

2014年

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2015年

央行发布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完成两轮修订。

2016年1月26日

央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央行首次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目标,并随即在其官上发布了公告,会议要求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区块链数字货币。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数字货币是货币发展的未来趋势,未来数字货币或将取代纸币。

2017年6月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悄然“挂牌”,数字货币研究所是央行旗下专门从事数字货币的技术和应用可能的研究机构。2016年初央行首度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并明确了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

2017年9月4日下午3时

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同时《公告》表示,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有关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拒不停止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以及已完成的代币发行融资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2017年9月15日

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在杭州成立了区块链研究院。

中船集团公司拨款百万抗震救灾
男婴打吊针胶布粘掉头皮 拆吊针胶布怎么不痛
图时尚卫衣女装街拍女神的魅力专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