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霸世神尊 第六百零四章 势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4:41

霸世神尊 第六百零四章 势

徐寒脸色平静,并没有因为司寇无宸的离去,而有一丝的变化,望着连丰平淡的眼神中,却是蕴含着浓浓的杀气。

对于眼前的变化,雷泽几人完全的没有反应过来,本是该担心徐寒的安危,如今才一会的时间,连丰及司寇无宸身后的众人全都身死,而司寇无宸更是撇下连丰独自逃离。

“哼!想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望着脸色平静的徐寒,连丰心中焦虑,口中却是故作镇静道。

徐寒手持银剑,缓步而至,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气势就强一分,空中腾起的气势直接朝着眼前的连丰罩去。

轻轻踏出的一步,周围百米之内的树枝随风狂舞,随着徐寒的步伐,竟是舞动的更加厉害,树上的树叶及地上的落叶,亦是随风狂卷而起。

断木横陈的树林之中,密密麻麻的树叶随着狂风,以徐寒为中心,朝着四周扩去。

见司寇无宸逃走的连丰本有退意,可在徐寒那气势压来时,顿时脸色一变,竟是被其紧紧的锁住,移动不得。

“势!”远处的雷泽看着一步步踏出的徐寒,眼中满是惊骇之色,口中惊呼道。

一边的左俊喆几人眼中惊恐,身为炼狱的弟子,肯定知晓什么是‘势’,看着在狂风中踏步的青年,心头一片骇然。

徐寒可没有注意到这些,双目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连丰,随着步子的踏出,空中压下的气势变的更加浑厚。

眼中惊惧的连丰看着不断靠近的徐寒,脸色早已苍白至极,体内翻滚的气血,整个脸颊一阵潮红。

“该死!怎么办?怎么办?”连丰感觉着周围压来的气势,眼中乱转,心中着急道。

一个通玄境后期的武者而已,不仅有化神境武者的战力,竟然还领悟到了借势之法,这等天赋,就算是在天州都没有几个。

缓步而至的徐寒,右手高高扬起,随着那慢慢腾起的长剑,整个空间之中,一股神秘的能量汇聚而上。

耀眼的银剑变成了一把通体流转银光的长剑,所有的威能都内敛了,可散发出的波动却是刚才的十倍。

连丰惊慌的眼神一扫,立马朝着远处的雷泽,口中大喝道:“雷泽,你们当真要看着这武者残杀我炼狱的弟子?”

带来的通玄境武者已经身死,司寇无宸又逃走了,可徐寒的那只灵兽还没有出现,恐怕就是追击而去了,如今独身一人面对踏步而来的徐寒,如何能敌?

雷泽瞥了眼地上众多武者的尸体,看着缓慢踏步而出的徐寒,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口中轻声道:“徐寒????”

“我认识的只有两种人,要么朋友,要么敌人。”

雷泽的话语还未落下,空中一道道淡淡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丝的感情,只有如水般的平淡。

亦如连丰心中所想,不管现在谁要是敢阻止自己,就是自己的敌人,对于敌人,徐寒从来都不会手软。

事情的进展,不仅出乎连丰的意料,就是雷泽也没有想到会如此,心中本想助徐寒逃脱,结果却是来了一个大反转。

“要不要帮连丰?”脑中这个念头一闪过,随即直接被自己掐灭,虽然是自己的同门,可连丰及司寇无宸两人,都不是徐寒的对手,要是加上那奇怪的灵兽,恐怕就更不是对手了。

才通玄境的实力,竟是如此之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旁边的左俊喆望着沉思中的雷泽,怕其真的上前,眼中闪过一丝着急,连一拉其袖子,口中低声道:“雷泽师兄???”

“我知道怎么做!”雷泽没有回声,望着眼前的情景,口中轻声道,随即立在原地,眼神淡淡的看着一切,决定已经做出了,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你!”望着没有动身的雷泽

,连丰眼中惊骇,感觉着体表越来越强的压力,眼中狠色闪过,却是打算做殊死一搏。

连丰的表情都被徐寒看在眼里,手中扬起的银剑高高举起,双目之中没有一丝的犹豫,临空朝着眼前的连丰斩去。

犹如万军破灭,斩破虚空,淡淡的一剑,却是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狂涌而下,剑气未至,携杂而出的罡风已袭在连丰身上。

喝!

根本就动不了的连丰,口中一声爆喝,脸色狰狞,灵穴之中的灵气狂卷而出,蕴含狂暴灵力的一拳迎了上去。

远处的雷泽几人,看着那恐怖的剑气,眼带惋惜的瞥了眼连丰,一声叹息,朝着远处缓缓退去。

连丰的天赋在整个炼狱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可如今却是要死在此地,死在一个通玄境的武者手中。

银色的剑气带着狂暴的气势一斩而下,连丰轰出的武技,直接被一斩为二,余势轰在了连丰叠起的双臂之上。

一道清脆的骨折,连丰眼中划过一丝痛色,嘴中鲜血奔射而出,霸道的剑气带着其身体朝着远处的林中冲去,沿途的树木、巨石纷纷炸裂。

轰!

巨大的烟尘中,恐怖的剑气斩在树林之中,一道狂暴的气波朝着四周扫去,狂风乱卷,巨石崩裂,千米之内所有的树木皆尽粉碎。

远处矗立的雷泽眼中惊骇,身形立马朝后急退,双手连连挥出,击散身前喷来的气劲,而其身边的几人,更是脸色剧变。

呼!

徐寒轻吐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情景,眼中划过一丝惊愕,心中却是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却一直不得其解。

“难道?”一抹狂喜之色在眼中闪过,瞥着手中的银剑,再一次的高高举起,却是没有了那种感觉。

“雷泽师兄!刚才?”一脸心悸的左俊喆走上前,望着远处的徐寒,口中心惊道。

“不可为敌!”雷泽脸色凝重,没有解释,口中轻声道。

心中不由的为刚才没有贸然上前而感到庆幸,如此的实力,就是剩余几人全上,也不是徐寒的对手。

咳咳咳???

巨大的烟尘中,一道连续的轻咳之声传来,沉思中的徐寒转头望去,只见一脸狼狈的连丰踉跄走出。

连丰个望着咳在手中的内脏,心中慌乱不已。双手小臂完全的骨折了,体内的五脏六腑亦是移位,说话间亦是有汩汩鲜血流出。

“看来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徐寒口中一声低语,缓步朝着眼前的青年走去。

坑洞中走出的连丰,看着走来的徐寒,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口中惊恐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就掌握这个?”

通玄境的实力,就可发挥如此强横的攻击,掌握那虚无缥缈的‘势’,实在是太惊讶了,更难以接受的是这个武者,竟还是自己的敌人。

“哼!你惊讶的东西还多着呢?”看着浑身破烂的连丰,犹如遇见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徐寒一脸的微笑道,可说出的话语,却蕴含浓浓的杀意。

啊!

惊慌中的连丰,远处的林中,一道惨叫骤然响起,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场中剩余的炼狱几人,皆是脸色一变。

死了!

司寇无宸肯定被那神出鬼没的灵兽给击杀了,果然,一会的时间,远处的林中却是一道紫光划来。

徐寒看了眼盘在肩上的紫羽,一把收起其尾上的戒子,眼神冷峻的看着眼前的连丰。

“不能!你不能杀我!我是炼狱的得意弟子,我是要名扬雷州的强者,你不能杀我的。”瞥了徐寒肩上的灵兽,连丰神情慌张,口中胡言乱语道。

口中一声狂吼的连丰,一转身,身形狼狈的朝着身后的林中逃去。

面对这一直要杀的敌人,如今却是再也没有招惹的勇气,可徐寒怎么可能放过他,右脚一踏,手持银剑飞掠而上。‘

化神境实力的武者,竟是被一个通玄境的武者杀的落荒而逃。

哎!

看着眼前的情景,雷泽口中一声轻叹,左俊喆身后的几人,却是一脸惊恐的望着徐寒。

连丰在炼狱中的威势,几人也是知晓的,可面对着通玄境的徐寒,竟是败得如此彻底,一丝胜算都没有。

心头对徐寒早已惊恐的连丰,哪里还敢反抗,只得拼命朝前奔去。

“算是告一段落了。”撇着眼前狂奔的身影,徐寒口中轻声道,随即手中银剑抛射而出,直奔连丰的后背。

噗嗤!

心中惊骇的连丰,口中鲜血吐出,直接被那银剑从后背穿过,钉在了远处的树干之上,股股殷红的鲜血沿着树干而下。

两手无力的挣扎,连丰的双目之中满是不甘之色,可在银剑狂暴的雷灵力下,眼中的生机却是在缓慢的退去。

“啧啧啧???小子!终于找到你了。”

正当徐寒朝着连丰的尸体走去时,突然远处的林中传来一道兴奋的大笑之声,声音中满是阴冷之意。

徐寒眼中一愣,全身灵力布满,双目惊讶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如此之近,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有武者靠近。

“是你们!”看着出现的武者,徐寒脸上划过一丝惊讶,口中惊声道,可待看着那鱼贯而出的几人,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妙之色。

茂名好的妇科医院
新乡治疗白癫风医院
抚顺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茂名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新乡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