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玄门诡医 第二二一章 故事

发布时间:2020-01-16 14:21:26

玄门诡医 第二二一章 故事

那一天洛霆锋虽然喝了好多酒,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味地沉浸在自己悲伤里。

回去的路上,唐琰倒是跟他介绍了一下洛霆锋的基本情况。这位洛霆锋是洛家的继承人,真正的,当时在这个圈子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唐琰他们这帮小屁孩根本挨不着边。洛家可不是像唐家这样,那是真正进了中枢的,洛家的每一个人物都是独当一面的将帅之才。

这个洛霆锋自十三年前受了打击之后,便投身军中,一路磋磨滚打过来,如今已经是少将之衔,在帝都这一片儿的军中那是跺一跺脚地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洛霆锋有个妹妹,前些年不知执行什么任务的时候,为了保护人质被匪徒一枪集中了脑部,因为射击的角度关系,子弹被卡在了头骨中,并没有伤及性命,但是后来尽管子弹已经被取了出来,但是洛霆媛却一直没有醒过来。洛家为此访遍了名医也毫无起色。

他这样一说,唐玦倒有些猜到了唐家这次大张旗鼓地请他们兄妹回来过年的目的了,不过济世救人本来就是身为一个医者应尽的本分,若单单是救人,倒是可以试一试的,就怕唐家这番作为另有目的在。

唐琰的话中虽不排除夸大其词,但是总的来说他是向唐玦表达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个洛霆锋绝对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如果他不找上门来便罢,一旦找上门来,还得顺着他点儿。

但是唐玦心里显然没有这个概念,也没有为唐家牺牲的打算,只不过没有当着唐琰说出来罢了。她虽然不想惹麻烦,但是如果有人敢爬到她头上撒野,不代表她就不会反击。

很快变过了小年夜,这一天已是腊月二十五,唐玦除了逛逛商场买几件衣服也没有什么事情做,路上经过一条小巷子。有个买糖人儿的师父在做糖人画,唐玦买了两个,准备送给蓝天。这个孩子自从跟着自己就没有怎么出来逛过,现在他还不能接触阳光。当然也就看不到外面这么漂亮的花花世界。

刚出了巷子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说:“小姐,我们先生恭候多时了。”

唐玦左右看了看,没看见有其他人,却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弯腰看着自己,不由有些疑惑。那人已经道:“唐小姐不用疑惑。我们先生就是在等您。”

“等我?”唐玦心中疑窦更甚,一边暗自猜测那位先生是谁,难道是南宫熠?跟自己玩这么神秘?昨天晚上刚刚通过呢。

今天是唐玦自己出来逛的,唐玧被几个旧日的发小拉去了,便将唐玦带到这一片广场,让她自己逛逛,等晚上回去的时候再带她回去。

“唐小姐请”这人这么正式,倒让唐玦有些迟疑起来,她倒并不是害怕,毕竟大风大浪她也经历过了不少。还不至于别人要见自己也会害怕的,只是现在心头有些打鼓,担心是南宫熠的家里人知道了他们的事,不同意,所以才来单独约见她。

不过她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因为进了咖啡屋的小包间,她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临窗的位置上的男人洛霆锋。

这个说她跟另一个女人长得很像的男人,她一时倒是把他给忘了。

洛霆锋看见她出现在门口,立刻站起来,眼中露出难掩的激动。相较于上一次的冷静沉稳,这次仿佛是见到久违的亲人一样。不过唐玦自问跟他没有什么亲近可言,仍是礼貌疏离地点了点头,进了包间。

洛霆锋竟然很殷勤地起身给她拉开座椅。唐玦心里顿时有点毛毛的,很是不适应。

“唐小姐请坐,冒昧将小姐请来,洛某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洛霆锋微微地笑着,他面部的线条本来是棱角分明,这时候笑起来倒是柔和了下来。有了那么一些暖意。

唐玦坐在他对面,清晰地看到了他眼角的鱼尾纹,看样子这个洛霆锋已经年岁不小了。

唐玦礼貌地笑笑,洛霆锋问道:“喝点什么?”

“蓝山吧。”他立刻吩咐进来后站在他身后的秘书,“去帮唐小姐点一杯蓝山,还有四点钟的会议帮我推了,我跟唐小姐有些事说。”

“是。”秘书躬身出去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气氛有一点凝滞。唐玦没什么要跟他说的,目光垂落在桌子上。红木的桌面光洁如镜,清晰地倒映出坐在对面的男人眉间深深的川字。他的年纪似乎已经不轻了,看来比唐玦大了可能不止十岁,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过往却一直深深纠结,无法放开。

唐玦忍不住道:“有的时候,一个人沉重的包袱不是别人加给自己的,而是自己不肯放下。”

洛霆锋听到这话不禁动容,低声道:“你可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不管是什么样的,不属于你的强求不来,放下是放开她,也是放开你自己。”唐玦本不是个擅长劝说别人的人,但是面对着一个把自己当成另一个女人的男人,还是有些毛骨悚然的,想要尽早抽身。

洛霆锋抬起来,眼睛里清澈地倒映出了唐玦的影子,他低声道:“小玦,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唐玦笑了笑:“称呼而已,洛先生请随意。”

他皱了皱眉,似在组织语言,这是侍者敲门进来送咖啡。洛霆锋问:“还想吃点什么?尽管点。”

“好。”唐玦也不跟他客气,逛了一下午,确实是饿了,一边翻看着菜单,一边说道:“两份椒盐烤翅,两份黄金芝士虾球,两份榴莲酥,两份……”她每样都叫了双份,洛霆锋终于忍不住了:“你不用帮我叫的,我没有吃下午茶的习惯。”

唐玦顺口道:“好吧,一份打包”

这个女孩子还真是可爱一点都不矫情洛霆锋不由笑意渐深,心中连续闪过三个惊叹句。对唐玦的印象不自觉的更加好了起来。

唐玦倒不是贪他一份点心,其实她点了这么多,两个人吃都差不多了,原先那一份本来就是为蓝天点的,蓝天现在已经可以吃东西了。虽然大多数时候他并不吃东西,因为不吃东西也不会感到饿,但是如果有好吃的,唐玦还是会给他留一份的。

蓝天离开了妈妈。而且身死之后已经吃了很多苦了,她再对他漠不关心,不免让他的童年过意凄凉。况且在唐玦心里,蓝天的位置甚至要比唐玧南宫熠都要重要,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孩子。将他当成小弟弟一样。以至于柏承禹提过好几次让蓝天跟着他一段时间,但唐玦始终置若罔闻,就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蓝天,尽管她知道蓝天跟着柏承禹要比跟着自己好。

过了这个年,她也打算将蓝天放到柏承禹身边去,这样对于蓝天能够早日拥有实体是很有帮助的,所以现在只要是能给他的,她都会尽量满足他。

唐玦小口的啜着咖啡:“习惯是慢慢养成的,我以前也没有吃下午茶的习惯,到了新加坡之后。阿妈每天都会做好了给我送过去,不吃她会不高兴,慢慢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顿了一顿,她接着道:“习惯一旦养成了是很难更改的,但是如果是坏的习惯,就如同生病了就要就医一样,即便是痛,也要拿刀将它切除了。”

洛霆锋若有所思:“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只是我要如何去忘记?我曾经没日没夜地训练过,累得昏迷不醒。但是她仍然出现在我的梦中,醒来后仿佛她就站在我床前……”

唐玦心中已经有些了然了,这已经不是洛霆锋自己能够控制的了,看来这个女人的怨念很深。深到这样一个意志力坚强的男人都不住了。也难怪唐玦第一次跟他握手便能感觉出来。

“小玦,我跟你说个故事吧。”洛霆锋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饮尽,“许多年前,有一个少年,为了反抗家族联姻,在论坛上发帖子征女伴。提出一百万的悬赏,当时一百万已经很多了。”

唐玦笑着点了点头:“现在一百万也是很多的。”

“对”洛霆锋笑了笑,“在众多的应征者中他看中了一个活泼的少女,这少女是从海外归来的,当时也是为了脱离家庭的摆布,不想要跟人联姻,于是在宴会上,少年就带着少女去赴宴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这个少年所要联姻的对象恰恰正是这个少女。”

“两人经过了这一番相遇,迅速确定了关系,感情也迅速升温,很快少女就怀了身孕,但是这时候有个豪门阔少看中了这少女,多次追求不得,便趁着生日宴会在少女的酒水中下了药,然后和另外几个人将这少女轮了……”

他说到此处声音中满含着懊悔:“可恨少年还什么都不知道,只当少女不胜酒力被家人早早的接回去了,他心中还当那个阔少是好哥们儿呢,因为两人先前约定了要公平竞争。”

“两个月之后,这件丑闻被人爆了出来,,而少女也被传出流产了,之后便被家人送往了一处私宅休养。少年曾经偷偷去探望过她,那个时候少女已经形容枯槁,但是这个时候他发现少女的楼上传来婴儿的哭声,追问之下少女说出了真相,因为医生竭力保胎之下,这个孩子才没有流掉。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少年的家族已经不能容忍少女进门了,他们提出了退婚。之后少女家举办宴会,庆祝少女的母亲生下一个小公主。”

“少年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没有人理他,更没有人再提起少女。少年的家人这个时候送他进了军营。少年本来以为自己挣得了军功之后便能继续跟少女生活在一起,但是想不到少年家中关照过,一直安排他出任务,七年后,当少年戎装归来,想要迎娶少女的时候,却听闻,少女早在他入伍的那一年就死了……”

讲到此处,洛霆锋低下头,将脸埋在双手的掌心中。

这时唐玦的点心来了,她细心地让服务员给洛霆锋续了一杯咖啡,然后将点心碟子往他那边推了推:“这个不错,很好吃,你试试看,美食能让人忘记忧伤。”她的声音甜甜软软的,在天陵住了一年多,带着一种糯性,很能给人带来安慰。

洛霆锋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碍事,你自己吃就好了。”

唐玦拿着酥酥脆脆的虾球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虾仁软嫩恰到好处,不过她的注意力不在食物上。照洛霆锋这样的说法,这个女孩子是有许多怨气的,她的一生就这么被人毁了,不过她并不是被洛霆锋毁了的,要找也应该找那个豪门阔少才是啊。而她找上洛霆锋,除非她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唐玦想到了这点便开门见山的问:“你可知道她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女儿我们的女儿”

“女儿?你是说……”唐玦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就听见洛霆锋立刻道:“那个孩子根本不是她母亲生的,那是我们的女儿”

唐玦道:“既然你那么确定那个孩子是你们的女儿,她家又是有头有脸的,直接找他们问清楚不就好了?”

洛霆锋叹了口气:“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当时我也是这样想的,既然她不在了总要将我们的女儿接到我身边来抚养,但是当我到她们家原先住的房子去的时候,那房子已经易主了,而且周边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她的家族给出的回答是他们出国了,房子卖了。但是具体去了哪里却没有人知道,或者说没有人肯透露。”

“我打听了好久,才在几年之前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出国,而是在我回来的半年之前出了车祸,女孩和她的父母当场就死了,那个小女儿在那次车祸中变成了傻子。女孩的弟弟是他们家唯一一个幸存者,之后带着小妹妹一起出了国……”未完待续。

...

天津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口碑
贵州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辽宁治疗白癜风费用
枣庄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