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长恨来迟 第一百六十七章、清竹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5:26

长恨来迟 第一百六十七章、清竹

离开镇子的时候,卫絮的心绪明显要比来之前要好上了太多,再不似刚离开墨府时那般沉默,和祝雅几人,也是能好好地说上几句话了。

依旧如来时那般,卫絮和祝雅坐在一侧,她们的对面,是君怀闻和高楚。

不同的是,桌上,摆着整整一大包油纸布包的酒酿糕。

虽然只开了小小的一条缝,却是透着了阵阵热腾腾的香气。

四个人相对而坐,没有一个人说话,视线,却都是落在了那包得妥妥的酒酿糕上。

而这其中,唯一一个沉着脸的,便是君怀闻了。

卫絮坐在君怀闻的对面位置,眉眼间,明显是阵阵的嘚瑟之意。

祝雅的神色倒是一本正经的模样,视线看向了君怀闻的方向,余光却是注意着自己身边坐着的卫絮,一想到上马车前发生的事情,越发觉得这文怀和卫絮般配得紧。

解决了那两个男子后,卫絮几人并未有所停留,对于镇子上那些个小神仙的感谢,卫絮也是心头有愧,便是如此,几人离开地越发迅速。

偏僻的巷子口,马车安安静静地停着,送他们四个人的,便是小白一人。

“卫絮姑娘,这些个酒酿糕,你带着路上吃吧。”话语斟酌了许久,小白终是将手中抱着的那一大包酒酿糕递了出去,声音略显诺诺。

卫絮本就是走在了四人中的最后面,听到小白的声音,脚步顿时停下,回了身,看向了这个个头和自己差不多一般高的男子。

他手上抱着的,正是包得极为妥当的酒酿糕。

浅笑从唇边散开,卫絮略有些讶异的模样:“这么多酒酿糕,我得吃多久~”

小白紧攥着油纸包的手顿时用了力,眉头轻蹙着,抬了眼,看着卫絮,口中话语极快,似是害怕卫絮下一瞬就要拒绝自己:“没,没事,我做的酒酿糕,可以放上好久,你……卫絮姑娘不用担心……”

小白面上的面粉早就是清理了个干净,露出了他原本的面貌,一如卫絮初见他时那般,依旧是白白净净的模样,不同的是,彼时的他,有着孩提时那独有的倔强,可此时,在卫絮的面前,他似乎只剩下了不安和失落。

笑意越显轻快,卫絮的眉眼越显轻扬,看着面前的男子,越发觉得他跟孩童那次见面时没有两样,依旧是那少年模样。

轻轻点了点头,卫絮伸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油纸包:“好,我知晓了。”

只是,手刚伸出去,还未碰到那油纸包,卫絮便觉得自己的左侧迎上了一道身形,一把压下了自己的手,而后推开了小白本要递过来的酒酿糕。

“这种东西,不吃也罢。”

男子的声音分外低沉,一手推开了那油纸包,另一边压下卫絮的手掌动作也是不停,竟是攥住了女子那纤瘦的手,落下了一句话,而后径直拉着她往马车方向走去。

本还充斥着希冀的眸光,在看到那被君怀闻推回来的油纸包后,明显黯然了下去,小白的头垂下,拿着油纸包的手也是缓缓低了下去,周身,是说不出的落寞气息。

眼底一阵诧异,卫絮的眉头轻蹙着,看着男子拉着自己的背影,未有任何的犹豫,一丝仙流从手中流出,带着略显灼烫的气息,涌入了君怀闻的掌心中。

男子眉头轻蹙,掌心中一阵灼痛,反应一个迟疑,只觉得手中那柔荑已然滑开,再回首,女子的身形已然向后退去。

灵动的眉眼高高一挑,极为挑衅的模样,卫絮咬字分外清晰:“你管我!”

言罢,回过身,重新走向了小白的方向:“小白,给我吧。这么好吃的酒酿糕,我定是要带回去的。”

本已是失落到极点的小白在听到卫絮的话音后,瞬时抬起了眼,抑制不住的笑意从他的嘴角泛出。

这一次,他再没有犹豫,两手抬起,将那油纸包递到了卫絮的面前。

笑意由眼中而生,卫絮抿了抿唇,同样伸出了双手,接过那油纸包。

偏生,君怀闻的身形,又一次迎了上来,这一次,他倒是没有伸手去阻拦,而是站在了女子的身边极近的位置,视线由高处而落,看向了女子:

“几块酒酿糕,就把你高兴成这样?”

虽说君怀闻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深沉,可若是细细听去,分明能够听到其中几缕不一样的情绪。

这情绪,落在了旁人的眼中,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

分明,便是醋意二字。

卫絮拿着油纸包的手分明在君怀闻出口的一瞬颤抖了一下,面庞黑了半面,女子的眼斜斜而抬,带着些许浓重的寒意望向了君怀闻:

“你、管、我!”

依旧是三个字,卫絮咬牙切齿的程度明显加重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喜欢多事!

卫絮腹诽了一句,直至感觉自己的脖子极为不舒服,这才注意到,这个男子竟是又靠自己如此之近,让自己不得不将头仰得好高才能看到他的面庞。

眉头轻挑,未戴面具的右侧面庞,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君怀闻的面色上满是玩味的笑意。

恨恨地收回了视线,卫絮的步子上前,再次靠近了小白。

这一次,君怀闻倒是再没有多有阻拦,一直带着深邃笑意的眼逐渐沉下,变得漆黑一片,深深看过了女子背影一眼,转过身,向着马车方向走去。

是时候,和这个男孩道个别了。

单手轻拍了拍手中的油纸包,卫絮眼中的光亮越发清透,冲着小白笑了笑:“谢谢你的酒酿糕。”

小白的眼眸越发闪烁了起来,似是不敢和卫絮对视,拘谨地点了点头:“没事,你喜欢就好。”

而后,便是半刻的沉寂,一时间,卫絮竟是不知道还要再说些什么好。

末了,卫絮抬手拢了拢自己耳旁的碎发,温煦地落了话:“那……我走了?”

“嗯……嗯。”双手拢在袖中,小白的眉眼里滑过一丝难受的情绪。

“有机会的话,再见面咯?”

“嗯……好。”

旋即,女子的脚步再无停留,转身径直离开。

小白的眼瞬时抬起看向了卫絮的背影,口张了张,却是依旧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噢,险些忘了,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一瞬间,卫絮转眸,轻快地落了话。

喜意泛上眼角,小白的声音扬起:“我叫……”

“阿絮,快些~”马车的方向,祝雅的声音高高响起,瞬时打断了小白的话。

卫絮一愣,很快回了神,冲着小白笑了笑,不等他再开口,已然小跑着离开了。

“我叫……清竹……”

小白的声音,终是彻彻底底,黯然而散。

23

博罗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深圳做烤瓷牙步骤
李非 博士
秦皇岛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镇江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