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壹堂特别嘚党课水从丹江來

发布时间:2019-07-08 16:06:45

一堂特别的党课:水从丹江来

中国经济北京1月8日讯(武晓娟)“数百名移民群众围着我,一位移民群众随手抄起一个板凳向我砸来,小腿钻心地疼。”站在演讲台上的河南省淅川县大石桥乡原乡长向晓丽回忆起村民因不理解、不愿意搬迁而围攻自己那一幕时还心有余悸。她是河南省淅川县“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移民精神报告团”的一员。7日下午,她和她的同事给经济社、中国经济的党员、入党积极分子不仅带来了千里之外的丹江水,还带来了一堂生动的党课。

淅川县给经济社和中国经济送来了千里之外的丹江水。中国经济王泽彪/摄

当干部就是一种

“怎么办呢?移民是不想离开故土啊,他们情绪激动是很正常的,谁让我的工作没做好呢?在家里,你的父母骂你几句,你能还嘴吗?不能吧,所以,我就以移民女儿的身份和她们沟通,一一记下他们的问题,尽力帮他们解决。”向晓丽接着说道。后来,当一位移民大爷告诉她,“闺女,你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时,她说她哭了,超强压力下的委屈没有了,更多的是感动。

和向晓丽有同样经历的还王文华。王文华是原淅川县盛湾镇鱼关村支部书记,当他遇到同样的问题时,先从自家人“下手”了。村民不愿销户时,他先把嫁出去的女儿、外甥女的户口销了,为此,二姐和他绝交了;当村民不愿意合户时,他先从两个儿子开始,为此,大儿子气得只嚷嚷,“你当你的官吧,咱谁也不认识谁”。

“我觉得移民干部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一群人,他们真正践行了党的基本群众路线,他们让我明白了什么是,什么叫担当。”常年奔波在南水北调一线采访的《河南》农村版高级赵川说。据了解,从2009年淅川县移民搬迁以来,共有10名干部牺牲,300余名干部晕倒在现场。

这儿就是金窝,也得搬啊

从血气方刚到白发苍苍,何兆圣的一生都在搬迁。他是原淅川县仓房镇沿江村的一名普通村民,1958年,23岁的他携新婚妻子远赴青海;1964年,30岁的他携家带口南下荆门;2011年,已是75岁高龄的他再次响应移民政策,搬离故土,只是这次,他永远葬在了异乡——辉县。“在那儿都是中国人,这儿就是金窝,也得搬啊。”何兆圣曾告诉她的外孙女姚昆玉。姚昆玉说,她外公最后的遗愿就是“葬在丹江边”,可惜没能实现。

自1958年丹江口水库大坝破土动工以来,先后有约40万淅川儿女离开故土,迁往青海、新疆、湖北、河南等地。为了担当南水北调这一份国家,他们别家舍业,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在远行。

2014年10月,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将通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缓解华北水资源危机的跨世纪工程。中线工程从丹江口水库的淅川县陶岔渠首开闸引水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可自流到北京、天津。淅川县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地、主要淹没区和渠首所在地,该县全力以赴,确保了国家工程顺利实施。

2013年,从5月3日到5月10日,中国经济和新浪组成的“络媒体‘走转改’”联合报道组奔赴河南郑州、许昌、平顶山、南阳等地,就“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移民搬迁、水源地保护和当地经济建设等进行采访报道,并带动河南当地主要络媒体一起报道,制作了高质量的专题,发表了大量作品,受到了当地干部群众和工程建设者的称赞。报道组先后有近30名参与,行程上千公里,采访15个单位(活动)近百人,发出稿件400来篇,短时间内形成了全社会关注南水北调这一世纪工程的正面舆论热点,收到良好的传播效果。

原标题:一堂特别的党课:水从丹江来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微信公共号小程序
免费生成的小程序有何缺陷
微店店长版电脑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