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史良:女君子、大律师

发布时间:2019-12-03 05:02:47

淡施脂粉,身着白哔叽西服套裙,脚穿白色麂皮高跟凉鞋,飘然而至。 章伯钧之女章诒和在《正是有情无思间 史良侧影》中如此描述见到史良的第一印象。

是时,章诒和眼中这位美丽的女性是新中国的首任司法部部长。上任之初,史良主持落实中国第一部婚姻法, 也是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所制定的第一部大法。

此前,她曾是上世纪 0年代中期上海滩的名律师,援救过很多中国共产党人,邓中夏、贺龙家属向元姑、熊谨玎、任白戈等。

这个时期,抗日救亡运动此起彼伏,史良等发起组织了上海妇女救国会。19 6年11月,国民党政府以 危害民国 的理由,抓捕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的七位领导人。震惊中外的 七君子事件 中,史良是唯一的女君子。

我们知道宋庆龄,我们知道邓颖超,但我们不知道史良,她不是名门之后,也不是名人之妻,她是她自己,她所得所成皆是自我奋斗而来。 在她去世后,史良的养女史小红如此评价她。

罢课抗婚

1900年 月27日,史良出生在江苏常州和平南路14 号的庭院里,之所以叫史良,取意良心、良知。

家里姐妹8个,她是排行第四,十口之家主要靠父亲教书的薪金过活。由于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上学,史良幼年时代在家跟随父亲读书,14岁才进入常州市武进县女子师范附小念书。

入学后,史良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难得的是,她小小年纪就具有反叛精神。

当时,三年级学生们因为不满意数学老师讲课,14岁的小史良带领学生罢课三天。经过调查核实,学校解雇了数学老师,而领头的史良也被记了一次大的处分。

在她17岁时,父母想把她订亲给一位姓刘的有钱人家,当父母把她的庚帖送给刘家时,她就蒙头睡觉绝食抗婚。父亲没办法,就把这个庚帖又要了回来。

我是个爱闹风潮的家伙啊! 史良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访问时说。在民主革命时期,她曾因主张婚姻自由反对纳妾而遭到一帮男人的谩骂和殴打,导致腰部受重伤。

1922年暑假,史良从女师毕业后,到上海女子法政大学学习,学政治学专业,不久又转入上海法科大学,专攻法律。

上海法科大学校长是司法界的著名人士,中国近代法学的奠基人董康,从此史良和法律结下不解之缘,也成了董康的得意门生。

名律师

史良将国民党《六法全书》背得很熟,加之有着出众的口才,出庭的时候董康往往就让史良先说,他最后补充。这个时期,史良每月出庭数大约在四五十次左右。

据史良后来回忆说,和董康合作的时候,在19 5年一年中,她 作了三万多元的案子 ,平均每月收入至少在1000元以上,收入颇丰。

一年后,史良离开董康,开办了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由于之前努力带来的良好声望,很多资本家找她打官司,很快史良跻身上海滩的名律师之列。

同时,史良还是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革命人道互济会 的律师,营救 政治犯 、保释中共地下党员、为蒙难入狱的左翼作家进行辩护。

19 年5月初的一个清晨,一名素昧平生的年轻人突然造访史良,交给她一封信,信中说:一个名叫施义的人因冤枉被捕入狱,现在关押在法租界巡捕房,受宋庆龄所推荐,请史良律师速来法租界巡捕房见面。并说此人担负着重要工作,请史良设法营救。

当时,史良并不知道施义就是中共早期领导人、现代工人运动的开创者邓中夏。邓中夏虽不幸在法租界被捕,受电刑拷打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施义一案开庭审理的那天,史良据理力争,法庭只判了施义52天徒刑,并且还可以交保释放。

最终,施义的身份被蒋介石获知,被引渡到南京杀害。

不过,史良因办此案,认识了法租界工部局的翻译陆殿栋,他对这位经常出现在法庭上才华横溢的女律师非常佩服。

仗义疏财

19 6年11月,国民党政府以 危害民国 的理由,抓捕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的沈钧儒等七位领导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 七君子事件 。

据史良的养女史小红所述, 当时是在苏州,史良一个人关在女监里,6个男君子关在另外一个监狱里。她一点也没有害怕,还鼓励女难友出来好好生活,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西安事变中,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呼吁释放七君子。 七七 抗战爆发后,在全国人民的声援和敦促下,七君子终于被释放了。

19 7年,史良出狱后,在宋庆龄的证婚下,和陆殿栋结婚。1942年,史良任民盟中央常委、重庆市支部组织部长,陆殿栋随史良到重庆生活。

在民盟任职期间,史良并没有停止律师工作,帮人打官司还是主要收入。

1948年,史良在上海承办 地皮大王 周纯卿遗产案,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查考,将周纯卿生前的财产理得一清二楚,最后胜诉。周纯卿将上海南京西路的南海花园60多个房间的一幢楼房、十几栋弄堂里的房子,还有一块地皮赠予史良,作为她的律师代理费。

然而,史良仗义疏财,将房子都捐了出去。解放以后,她把南海花园房子先送给上海民盟做办公使用,其他房产全部捐献给国家。

周恩来曾劝史良: 你以后就挣工资了,不像解放前打官司可以有律师费,所以还是留下一栋吧。

但史良还是将最后一栋房子卖了。不过,她将所得的钱财悉数分给了亲属朋友,他们曾在解放前国民党追捕史良时受到牵连。

000块的遗产

解放后,史良担任新中国的首任司法部部长,当时中国只有两位女部长,还有一位是卫生部部长李德全。

史良曾在1948年和邓颖超等在土改一线调查,现实对她触动很大, 有些地方在土改中,统治妇女,不准出村,甚至命令所有寡妇一定要嫁贫雇农光棍,把地富妇女当成胜利果实分配。

史良上任后,做的第一件大事 力促婚姻法的出台。

1950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出炉。毛泽东批注: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而婚姻法是家庭的根本大法。

《婚姻法》一举 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等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了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合法权益。

在史小红的记忆里, 司法部在家里开会很多,她要求建立新的律师制度和公证制度,还提出建立人民陪审员制度。

令史良很不解的是,1959年,全国人大通过决议撤销司法部。 一个国家怎么没有司法部了,任何国家都有司法部的。

那时候史良很失落,司法部没有了,司法部长不当了,无法可依了。 史小红说,史良整天闲在家里看参考消息。

世事难料, 文革 期间,史良也未能幸免,被批斗的罪名是地主兼资本家。

1977年,中共中央决定恢复各民主党派、工商联的活动。77岁的史良重新出来工作,任民盟临时领导小组组长、召集人,后任民盟中央副主席、主席。1978年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第五、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5年,史良因病逝世时,没有给亲属留下任何遗产。她的侄辈认为史良的首饰可能值些钱,便提出分割、继承的要求。没人想到,这位素日端庄高贵的女部长,所有的戒指、胸针、耳环、项链加在一起,经鉴定也就值个 000块钱。

威海治疗性病医院
惠民县妇幼保健院
临潼区人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