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糖护士李承志从汽车设计到医疗创业从来没想

发布时间:2019-08-15 18:03:01

  李承志最开始是学汽车底盘设计的,学过7年,做了5年。之后又在通信行业从事了14年。直到201 年6月,他成立了一家叫糖护士的公司。从汽车到,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从到,则源于一个承诺。不过,如果一开始要问他为何会从汽车设计转型医疗创业,他会说,从来没想过。

  故事,从一个承诺说起。

  李承志有一位好朋友。他和太太都是医生,但儿子是I型糖尿病患者。这位朋友几乎每次跟李承志吃饭的时候,都要打问儿子:今天血糖测了什么值,胰岛素打了没有,出去打篮球了吗等等之类的问题。于是,李承志跟这位朋友说,弄个工具不就好了吗。他测出什么数据,你这边知道。你看到有什么建议,可以发回去。朋友告诉他,他没有这样的工具。李承志又说,那我给你弄一个。朋友说,那可以啊,肯定好使。 这是2012年4月,李承志当时还是美国一家上市公司中国区的CEO。

  到了6月份,国内血糖仪上市公司三诺生物的董事长和李承志的这位医生朋友也见面了。他们提到一个现象:国产血糖仪与进口血糖仪抢占市场所采取的商业手段比较简单,无外乎 农村包围城市 之类。即买试纸送血糖仪,因为血糖仪的成本并不高。但血糖仪卖家并不知道这些送出去的血糖仪有没有被消耗,客户会不会买了试纸,却还是用原来那些进口的血糖仪呢。他们希望血糖仪是活的,能把数据反馈回来。这就涉及到了通讯。加上之前朋友要的App,李承志想,那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就比较简单了。

  2012年年底的时候,这位医生朋友打来催李承志,三诺生物的董事长也问他做得怎么样,是不是有一些难度。那时候,李承志总是一天到晚在海内外出差,十分忙碌。但作为一名技术人员,李承志是不愿意听到有人这么说的。于是,李承志便着手安排人来做。一个硬件总监,一个研发副总,加上他自己,三人就在业余时间做了起来。

  个多月后,血糖仪和Demo版的安卓App都兑现了。李承志最初的想法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做而交个差而已,没想到这位医生朋友和三诺生物的董事长看完之后,觉得很有意思。三诺生物的董事长甚至希望投资2000万人民币,让李承志帮他成立移动医疗事业部。然而李承志表示并没有兴趣。

  后来,竟然有越来越多的人来跟李承志讨论他们做的硬件和App,他有点架不住了。同时,他也意识到,自从小米做了之后,国内的市场不再那么好做了,而且美国总部的决策也开始不适合中国智能的发展方向。这样,三位研发人员,加上这位医生朋友,李承志一行的新事业便开始了。

  我们是一家移动互联公司,而不只是单纯的硬件生产商。

  201 年6月末,北京糖护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创新工场找到他们谈了投资。同年10月,三诺生物也发出了联合投资的公告。2014年2月,糖护士血糖仪首家成功申请到了CFDA许可证授权。

  通过这一系列事件的影响力,很多人将糖护士定义为一家 移动血糖仪制造商 。对于这个标签,李承志表示这样很不好。他说,刚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做智能硬件或可穿戴设备的同行。糖护士是最早的一批,这样的印象便先入为主了。而他的想法是,绝对不做一个硬件公司,因为已经做了十多年的硬件了。他很清楚地知道,硬件只是工具,不是最终目的。他希望做一个单纯的、不靠任何资源的移动互联公司,用户是发自内心喜欢他们的产品。 那为什么一上来就有硬件呢?这不是一开始答应了别人了嘛。 李承志苦笑道。

  我们的App一做出来就是可以手动输入数据的,因为我们不太确定大家是否会喜欢这种新的血糖仪,它在功能上并没有新的改变。 李承志说,比起国产血糖仪,进口血糖仪在国内已经流行很多年了,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关系。因此,他们对硬件的销售并没有很大的把握。客户愿意用糖护士的硬件就用,用别家的也可以。毕竟数据监测在糖尿病管理上只占五分之一,还有饮食、运动、用药和知识教育都是在App呈现的。

  当然,如果用户将糖护士的硬件和软件一起用,李承志会觉得更好。因为用户用完传统血糖仪,可能会存在一种惰性,不愿意去看App。所以,李承志不提倡在血糖仪上设计屏幕。他希望,从提供仪器开始,来改变用户的行为习惯。

  目前,不算国外的,糖护士血糖仪总销量累计有5万多台。对于销售渠道,李承志介绍,糖护士下约有500~600家的全国连锁合作药店,以及一些健康管理合作平台。此外,糖护士与运营商也有合作。至于线上的话,只占到总销量的10%到15%,主要集中于京东和天猫的旗舰店。李承志说,糖护士App也有交易商城,而且成交量不少。但出于客户信任度的问题,一直没有花很多精力去做。近期也在考虑实行货到付款,促进在App上的硬件订单数。

  (糖护士第一代血糖仪)

  移动医疗不是要把医生给干掉,所以我们叫糖护士。

  再回到线上,李承志曾透露,糖护士的线上用户数量包含19万余名患者和超过800名的医生。就是说,在熟人医患的模式下,99%的患者的医生都不在这个平台上。医患数量如此悬殊,那是不是不重视医生的参与呢?面对这样的疑问,李承志笑着说, 移动医疗不是要把医生给干掉,所以我们叫糖护士。既然是 护士 ,当然要跟医生在一起哇。

  在李承志看来,糖护士和医生有着明确的分工。糖护士在患者端是自我管理,在医生端则是辅助治疗。医生的主战场下,比如给患者做诊断、开处方等。而线上的数据监测、用药提醒等,则必须由糖护士来做。糖尿病是70%的药物控制,药物都是处方药,疗程一般在1个月或1个半月。诊断和开药的时候,医生把该交代的注意事项都交代好了,患者回去之后并没有多少问题要问医生。

诺禾致源
2009年乌鲁木齐智慧物流上市企业
2018年莆田生鲜食品B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