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寂静王冠第六百三十三章可以拥抱我吗

发布时间:2020-01-21 22:43:14

寂静王冠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可以拥抱我吗?

萝拉果然说到做到。

进入会场之后,就将叶青玄踹开,再不搭理。懒得搭理其他人,直接走向角落里的老学者们,权当这一次晚会是学术交流会,和那几名历史学者相谈甚欢。

留下叶青玄一个人被‘狂蜂浪蝶’包围起来,左支右拙,险些被淹没。幸好,在最后的关头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特里斯坦。

圆桌骑士团前任副团长,在兰斯洛特死后,他明白自身被利用,心灰意赖,将所有的权利交给了叶青玄和克里斯汀之后,便卸任了。

自此深居简出,很少和外界联络。

他的出现对叶青玄来说简直是救命的福音。

特里斯坦如今已经年逾五十岁,虽然须发斑驳,但依旧健壮如中年。在圆桌骑士团中,他本身便以严肃端正、不苟言笑的严厉形象著称。

这是一个相当标准的骑士,恪守信条,为王国奉献了一生,在贵族中也是相当不讨人喜欢的老古板。

有他在身边,根本不愁别人会来打扰。

那一只瞎掉的左眼随便一撇,就足够将那群连鸡都没杀过的软脚虾驱散。

而尴尬的是,叶青玄同他也没有什么话讲。

特里斯坦向来话少,惜字如金,性格是叶青玄完全拿来没办法的方正端庄。碰到这种人,甚至开个玩笑都觉得不合适。

聊女人?别开玩笑了。

聊国事……

叶青玄根本不关心国事,他直接将自己的活儿甩给了盖文,裁判所的事情甩给了史东,日程的活儿甩给了萝拉,自己每天跑在外面不回家。

反倒是特里斯坦相当难得的以委婉的口吻劝谏叶青玄,多多在国事上费心。毕竟他是女王的掌玺大臣,各大政令都需要他来盖章。更况且,还兼职着阿瓦隆亲王和安格鲁副君。

反复念叨了几十次天气之后,特里斯坦也察觉到了他的尴尬,微微摇头,举杯说道:“殿下如果不嫌我这里沉闷的话,便屈尊跟我这个老头儿浪费一点时间吧。

这里没什么好处,就是安静。”

叶青玄也松了口气,如蒙大赦:“那就拜托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跟特里斯坦坐在宴会厅角落里的沙发中,沉默地观望着人来人往,像是石化了一样不发一语。

许久,叶青玄想到前些日子收到的报告,忍不住问:“特里斯坦先生,你真的不考虑回归骑士团么?特里斯坦家族向来是圆桌骑士团的中坚,骑士之脊,缺少了你在,圆桌骑士团的底蕴就少了一大半。”

“我留下的事情有杰兰特接管,他是个称职的骑士,有他管着,骑士团不会有问题。”特里斯坦的铁手摸了摸自己的假眼,“殿下,我已经老了,到了老死在病床上的时候了,不应该恋栈不去。”

叶青玄听了,顿时黯然:“骑士握剑而死。”

“我知道。”

特里斯坦叹息,“历代先人皆是如此,就让我做不名誉的那个吧。劳累了这么多年,总要有个休息的时候。

下个月,王都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就打算离开阿瓦隆了。”

“去哪儿?回封地去?”

“嗯,女儿给我在湖边建了一栋房子,我可以有空的时候去钓钓鱼,那里的淡水鱼挺不错的,熬汤喝很好。

殿下不用担心,有半年,我的次子就能够作为一个合格的继承者,穿上特里斯坦传承的甲胄。就让他来代替我辅佐克里斯汀,为陛下效忠吧。”

特里斯坦去意已决,甚至连继承人都找好了。叶青玄听了,无法挽留,只得颔首,叹息:“那就预祝你退休时光愉快。”

特里斯坦难得笑了笑,端起酒杯,将香槟酒一饮而尽。

乐曲的声音响起。

终于正式开始了。

白色的石阶之上,在礼官的宣告中,玛丽终于步入了宴会厅。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并没有如同往日一般严肃装扮,只是穿了一件简单的晚礼服,金色的长发盘起,白绸的裙摆随着脚步的前进,从台阶之前拂过。飘动中,隐约显露出脚踝的颜色。

按照惯例,简练的宣讲了几句话之后,玛丽便无意维持威严和端庄,只是举起酒杯:“母亲在世时最爱无拘无束的舞会,众卿不必拘谨,珍惜美好时光,尽情欢乐便好。”

随着玛丽的动作,所有人一同举起侍者奉上的酒杯。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叶青玄。

按照惯例,将由这里地位最高的人向女王祝酒,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只不过众人的视线在叶青玄和玛丽之间摇摆之时,就变得暧昧起来。

礼服意外的很相称啊。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

叶青玄没有让这有些复杂的氛围持续太久,伸手,从侍者的托盘中举起酒杯,沉声说道:“愿天佑吾安格鲁,吾王佑我。”

“吾王佑我!”

贵族们齐声迎合,饮酒。

叶青玄抿着香槟,撇着周围的人,准备功成身退闪到一边去,可是背后却伸出一只手来,轻巧的在他后背上推了一把。

他踏前一步,有些踉跄,险些出丑。

手指微不可查的弹动,洒出来的酒水瞬间回到酒杯中,就像是若无其事的踏前了一步一般,将杯中的香槟饮尽,转手放在托盘中,顺带瞪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萝拉一眼。

萝拉毫不在意视线中的恼怒,笑容越发愉快。

玛丽也察觉到了他的窘迫,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而看到了叶青玄的举动,所有人的视线落了过来,他再次成为了焦点。结合他踏前的步伐,彼此交换视线时便带着一丝明悟。

叶青玄轻咳了一声,没有露出尴尬的神情,继续向前,笔直地向着玛丽走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弯腰行礼,伸出手掌:

“今晚第一支舞,陛下可否赏光?”

玛丽打量着被逼着赶鸭子上架的叶青玄,似笑非笑。在他微微有些尴尬的时候才伸出皓腕,搭在叶青玄手中:

“自无不可。”

很快,人群如水分向两边,让出舞池中央。

叶青玄牵着微笑的玛丽站定,不远处的乐队指挥抬起指挥棒,轻柔的旋律飘荡在空气中。

幸好,叶青玄来之前啃过两本宫廷舞的教材,虽然动作有点僵硬,没有出大丑。只是在跳舞时候,距离有时会太近。

紧贴着怀中的女王,白绸的材质和手掌摩擦,顺滑而暧昧,令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在轻柔的舞步中,玛丽轻声问:

“这件礼服如何?裁缝赶工出来的,看着合适么?”

“风采迷人,在下为之倾倒。”

叶青玄保持着微笑,不吝赞美。这件礼服搭配玛丽的身材确实不错,难得的是契合了她的气质,又保持着一丝威严的距离感。

而且与叶青玄身上这一套更像是制服的礼服搭配起来,也毫不显得突兀。

裁缝用心了啊。

真不容易。

他吞着口水,喉咙有点疼。

“是么?”

玛丽微微抬起眼睛,神情有些戏谑:“很紧张?”

“对。”

叶青玄颔首,忍不住叹息一声,老实回答:“陛下垂青,在下受宠若惊。”

玛丽看着他复杂的神情,分辨出他的窘迫和紧张,便露出狡黠的微笑。

“没办法,亲王殿下,你要为我考虑一下。”

在舞步之中,她微微向前,宛如贴在叶青玄身上,嘴唇在叶青玄耳边开阖,声音轻柔:“今天就委屈一下你吧。

至少……不要让他们觉得单方面示爱得不到回应的女王很尴尬。”

“抱歉,我的错。”

玛丽笑了笑,摇头:“无趣的话不要多说了,带我跳舞吧。”

“好。”

叶青玄点头,专注地跟随着玛丽的动作。

随着舞曲的变化,托着怀中的纤腰,轻柔回旋,感觉到另一只手中的僵硬五指微微舒展开来,有一层薄汗。

香水带着花草的味道,萦绕在鼻尖,若有若无。

在轻柔的旋律中,那静谧的呼吸声徘徊在耳边,令他有时候会觉得怀中的女王宛如雾气,至少要松开手,她便能脱离大地的束缚,飘飞在天上。

可玛丽自始至终都握着他的手,静静地看着他,带着微笑,那眼神专注又认真,就像是端详着什么奇迹一样。

直到舞曲缓缓结束,叶青玄停下舞步时,才觉得时光如此飞快,刚刚的一切都简短的像是瞬间。

“叶先生。”

在周围的掌声中,他听见玛丽的声音。

“可以拥抱我么?”

她看着叶青玄,轻声呢喃:“一下就好。”

叶青玄没有沉默,只是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宛如往昔在影中王国一般,感受到她的呼吸和微颤的心脏。

“多久都可以。”他低声说。

玛丽笑了,贴着他的胸膛,倾听着那似曾相识的节奏:“谢谢你。”

叶青玄的眼眸低垂。

正待说什么,却听见玛丽的声音:“这么看来,舞会也不是全然无用之物呢,不如每天办一次好了。”

叶青玄一愣,有种吐血的冲动。

为了跳个舞,陛下你至于吗!现在正是安格鲁百废待兴的时候,你带头搞奢华舞会,夜夜笙歌何时吗!

“咳咳,陛下,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直接传书召见我便可,无需大费周章,劳民伤财。”叶青玄赶忙阻止,却看到玛丽抬起的嘴角上愉快的笑容。

“这算是主动幽会?亲王如此心切,我心甚慰。”

“……”

叶青玄一口老血,总觉得自己中了玛丽的陷阱,却出乎预料的……不讨厌。

“放心,不会麻烦你的,以后只要不躲着我就好啦。”

玛丽心满意足的松开手,为他拉直了翘起的衣领,然后踮起脚,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周六下午我有时间。”

叶青玄眼前一黑。

长安医院预约挂号
新泰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手术治疗牛皮癣
广东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