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揭秘游戏制作者暴富神话比赌石还疯狂

发布时间:2019-08-15 12:03:09
揭秘游戏制作者暴富神话:比赌石还疯狂 新华杭州7月23日电 一间几十平米的出租房,几个20岁出头的IT宅男、几台配置稍高的电脑、五六个月的时间,一款新的游戏就诞生了。这样一款游戏可能带来上千万元的财富,但更大的可能,是湮没在众多游戏中,所有心血付诸东流。业内人士感叹:这个行业比赌石还疯狂。 手游市场猛增引发掘金热 目前,全国手游研发团队已超万家,每个月通过各种渠道上线推出的游戏超过100款。据易观智库的统计显示,2013年上半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达到50.13亿元的规模,增长率达到66.1%,创历史新高。因此,分析人士将2013年称为中国手游元年。 《我叫MT》、《百万亚瑟王》、《时空猎人》、《保卫萝卜》等这些当前最热门的手游,给研发者带来巨大收益。据统计,今年第二季度,国内游戏用户数已经达到了1.7亿,这个IT富矿引来了无数掘金者。 就像种地一样,今年说大豆卖得好,明年全村农民一哄而上都开始种大豆。杭州麒翼科技公司创始人方明这样比喻国内手游市场,在杭州,制作手游的公司多得一脚就能踩死好几家。 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峰说,基于智能机的游戏2010年在国内起步,去年年中迎来了一次大爆发,今年上半年的增长速度非常惊人。 1988年出生的方明,去年3月与学长两人开始创办麒翼科技公司,至今已组织了拥有26人的团队。他们研发的手游《诸神Q传》,曾在国内手游榜单上名列前茅。 同样在杭州从事手游行业的张正锋说:我看过一个团队,租了一间黑漆漆的房间,垃圾、可乐瓶满地都是,基本就是升级版的大学男生宿舍。 薛永峰说:手游行业成本很低,但成功率也很低,有很多小团队做出来的产品还没有人知道,公司就解散了。薛永峰预测,明年上半年,手游市场面临泡沫破裂的重新洗牌。 免费环境下盈利靠挖坑 欧洲小国芬兰在过去的十几年来一直以诺基亚为国家形象的代表,近几年来,几只圆鼓鼓、胖乎乎的小鸟和绿色的猪头代替了没能赶上触屏首班车的诺基亚,成为芬兰的国家名片。据应用商店分析机构Distimo调研显示,《愤怒的小鸟》的累计下载量已经突破10亿次,相关的衍生品在全球大卖。 一位行业分析人士认为,《愤怒的小鸟》的成功经验在中国手游的粗放竞争中难以复制。 国外重设计,国内重赚钱。方明说,国外手游最重要的是想法和设计。像《愤怒的小鸟》这样的单机游戏,故事非常简单,就是用小鸟来打猪。但是研究这个猪每一关要怎样打,里面的设计是很复杂的。 能够让《愤怒的小鸟》、《水果忍者》等闻名全球的单机游戏赚得盆满钵盈的,是习惯了为虚拟电子产品埋单的国外用户,在应用商店里一次性购买一款应用后,就可以凭游戏技术获得其中的荣誉和乐趣。但这条路在免费成了习惯的中国显然很难走通。 国内的消费者看到游戏不是免费的就骂娘。所以,很多手游的设计者打着免费的旗号,千方百计设坑让玩家跳进去。玩家为了在游戏过程中找到自尊,就得不停地充钱。张正锋说,与国外简洁、老少皆宜的游戏故事不同,国内的手游极其复杂,恨不得从盘古开天开始宏大叙事,一个武器就要通过锻造、合成、覆膜等等复杂的工序,每个环节都想办法让用户付钱。 游比单机赚钱。杭州泛城科技CEO陈伟星说,类似《愤怒的小鸟》这类单机游戏要依靠创新,相对比较困难,游就容易很多。 方明则觉得国内手游行业很浮躁,甚至有煤老板觉得手游赚钱快,问他可不可以开发一款游戏,摆上几个美女,让用户点来点去。 同质竞争中手游企业何去何从? 张正锋将这个行业总结为创业很简单、竞争很激烈、抄袭很严重。 成功率不超过二成。薛永峰判断,国内手游产品的同质化导致了这一结果。盈利模式还是与以往的PC端的盈利模式一样,以道具收费为主,这种模式就中国市场来说用户接受度很高,比较成熟。因此,当你打开应用商店搜索国内手游的时候,看到的无非是卡牌类、格斗类、策略类等这些传统类型。 而对于那些新的想法、新的设计,方明说:1000个想法有990个死在娘胎里,大多数的初创团队都是在抄。 手游行业,赚钱的可能只有5%,85%的游戏开发者都是赔钱的,还有10%的盈亏平衡。开发了手游《文明复兴》的每日给力公司CEO丁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们在正确的时间进入了手游市场,如果现在进入,估计成功的概率很低。 薛永峰说,在白热化的竞争中,创新成为最重要的因素。这需要技术智慧,也需要勇敢和坚持。 原文链接:通络止痛方法有哪些
眩晕头晕有什么区别吗
头晕脑部供血不足
年轻人中风口歪眼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