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走尸档案 第十八章 高人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9:35

走尸档案 第十八章 高人

“你……!”沈兰气的直喘气,胸口起伏,看的我有些发呆,目光留在她浑圆坚挺的胸口一时没能移开,这时,谭刃这个毒舌又补了一刀,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説:“走吧,别看那胸了,里面塞的是硅胶。”

説完,便真的大摇大摆走出去,沈兰气的浑身发抖,脸都青了,却并没有再教唆那只毒狗发难。我想了想,安慰道:“胸不胸的我不在意,不过兰姐姐,女人生气太多容易老,你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要好好保重啊。”沈兰一听,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我立刻跟着谭刃身后,出了门,二人拔腿就跑。

其实沈兰真的美艳不可方物,脸上哪有什么皱纹,我只是忍不住想气气她而已,看她以后还会不会这么嚣张。

一口气跑下山头,谭刃打开车,我俩上了车就往回赶,离了那阴气森森的地方,这才觉得舒坦些。

一安全下来,我就想起了之前的那些事儿,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摸了摸犹然带血的眼皮儿,忍不住道:“老板,你説,为什么我突然能看到鬼了?为什么那阴尸虫会从我肚子里吐出来?”

谭刃开着车,回答説:“我怎么知道。”

我有些急了,説:“这方面你们是行家啊,我以前很正常,但现在觉得自己特别不正常,难道我真的有阴阳眼?”

谭刃闻言,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不冷不淡的开口:“阴阳眼是天眼,这世界上,真正有天眼的人很少,只有修道之人,能凭借术数秘法借天眼,你以为天眼是那么容易就有的?”

我觉得他这话説的有些不对,因为我听説很多xiǎo孩子或者老年人都有阴阳眼,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死亡才会消失,这么一想,便问了出来。

谭刃闻言显得有些不耐烦,説:“什么叫阴阳眼?活物为阳,死物为阴,人只见阳,鬼只见阴。人生而有阴阳二气,年岁越长,阳气越重,所以就只能见阳,到老年,年老体衰,阳气渐退,阴气渐盛,所以见阴。xiǎo儿和老人都是阳气弱而阴气旺的人,偶尔能见阴,不算阴阳眼。真正的天眼,生来就有,没听説过半途才有的,它不止见阴阳,还能洞悉未来,这样的人凤毛麟角,你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他难得説这么长一串话,最后却又是以毒舌结尾,不过我也习惯了,没有在意,只是听谭刃这么一説,我确实不像是阴阳眼,那么,为什么我今天忽然就能够见阴了?

车子一路行驶回了事务所,我和谭刃折腾这大半夜,也都累了,匆匆洗漱过后,已经是凌晨的三diǎn多,便也没有再多説,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diǎn,也不过睡了四个xiǎo时,我就被闹钟给闹醒了。

八diǎn是事务所开业的时间,我只睡了四个xiǎo时,这会儿还头晕脑胀,根本就没有睡醒,説实话,我挺想继续睡的,但一想到谭刃逮住机会就扣工资的毛病,我只能强打起精神,洗漱过后,去包子西施那儿买包子。

她那儿生意特别好,还得排队,等了十来分钟,终于轮到我了,照例四笼屉包子,包子西施笑着给我装好,一双如diǎn漆的眼睛显得明亮而温柔,xiǎo时候我幻想过,如果我有个妈妈,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当然,包子西施年纪并不大,现在我也不是xiǎo孩子,所以大概也只能叫姐。

装包子的时候,我们照例闲聊几句,她问我:“上次的东西好吃吗?”

其实不太好吃,那东西应该是属于药膳的一种,我不**喜欢吃药膳,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称好吃。包子西施扑哧一笑,道:“你啊,就是老实。我知道那东西不好吃,不过比较补,吃了多身体有好处。”

我被她拆穿,到也不觉得尴尬,看样子她自己也知道,那东西的味道不适合大部分人的口味。提着包子回事务所时,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九diǎn整了,于是我去叫谭刃起床,照例被扔了一个枕头后,撒了一通起床气后,谭刃懒洋洋的开始吃包子。

吃到一半时,他半眯着打瞌睡的眼睛忽然睁开,猛然説道:“我明白了。”

一大早就神神叨叨的,我看了谭刃一眼,随口问道:“明白什么了?”

谭刃道:“我明白你的阴阳眼是怎么来的了,早该想到这一层。”他这么一説,我顿时来了劲儿,忙放下包子支起耳朵听。之间谭刃夹起了一个包子,説:“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这家的包子吗?”

怎么又转到包子的话题上了?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吃包子啊?

郁闷归郁闷,我想了想,如实説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你暗恋包子铺的老板娘?”

谭刃夹包子的手抖了一下,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説老板八卦,扣……”我赶紧搞了个包子把他那张臭嘴给塞了,道:“当我没问,老板,你吃包子。”

“哼。”谭刃重重的哼了一声,嚼了两口咽下去,这才道:“我略通医术,这老板娘家的包子滋味独特,是因为配方多变,应时节而改,有千金方,我虽然吃不出具体配方,当绝对有益无害。我怀疑,她也是同道中人,上次她莫名其妙给你送东西吃,怕是那东西中有什么古怪。”

我大为吃惊,回忆着包子西施的模样,心説她一个卖包子的老板娘,被谭刃这么一説,倒成了一个世外高人了?不等我开口问话,谭刃三两口吃了包子,道:“走,跟我去拜访拜访那位老板娘。”

我连忙拦了他一把,道:“这会儿正是包子铺生意最好的时候,人哪有空见咱们啊。”

谭刃嗤笑一声,説:“是没空见你,但见我肯定是有空的。”

“为什么?”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谭刃冷冷的瞥了我一眼,道:“因为我高富帅。”

这个理由……确实足够了。

我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跟着去了包子铺。果然,包子西施见了谭刃,立刻让两个员工打下手,请我和谭刃到了店铺后面的隔间里,给我们倒了茶水,笑道:“谭老板,今天怎么有空亲自来?”

谭刃平日里一副面瘫脸,这会儿见了美女就换了副模样,也跟着微笑道:“来向你道谢,谢谢林老板对我员工的关照。”包子西施姓林,具体名讳我到没有打听过。

她闻言,看了我一眼,眉宇间温柔似水,一笑之下,便让人如沐春风。

“我和xiǎo苏很是投缘,谭老板不必客气。”

她这么一説,我心里突的一跳,难道真是包子西施动了手脚?假如不是她动的手脚,那么谭刃忽然上门道谢,感谢她对我的照顾,正常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纳闷儿,比较她没有照顾过我,而单纯只为了一份碗口大xiǎo的吃食上门道谢,又不免夸张些。

因此,包子西施大方了接受了谭刃的道谢,很显然是承认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中有插手。我不由得吃惊,问道:“老板娘,你上次给我吃的是是什么东西?”

包子西施温和的笑了笑,道:“我祖上一直是行医的,前些日子你过来,我看见你眉宇间黑气不散,体内积有阴尸之毒,便拿了一些解毒的吃食给你,举手之劳,你们也不必挂在心上。”

谭刃目光闪动了一下,出声道:“林老板原来是一位高人,是我失敬了。只是,你是怎么看出他体内有阴尸虫的?”

“阴尸虫?”包子西施反倒露出惊讶的神色,像是并不知道这回事一样,摇头道:“我到没有看出他体内有阴尸虫。不过你该知道,阴尸虫这并非正途上的东西,听説是万兽门的独门绝活儿,须放在死尸中滋养才能长成,自然而然,若它进入人体,便会使人带上阴尸之气。我当时还以为xiǎo苏是跟你学些什么‘功课’,见他心性醇厚,不忍他被阴尸毒气缠身,这才送了些吃食。”

通过这二人的对话,我已经确定,这个包子铺的林老板娘,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她説自己会医术,恐怕也不是普通医术,普通的医生,哪里能看一眼,就知道我身体里有阴尸毒气?

这么一想,我想起自己昨晚能‘见阴’的事儿,立刻问道:“老板娘,我昨天好像遇到些不干净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跟你给我吃的东西有关?”

ps:节日快乐,求票票咯,大家看完记得投票on_no

宝应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威海市中医院怎么样
癫痫能治疗好吗
云南治疗宫颈炎费用
西安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